高雄市立空中大學  
高雄空大校訊 高雄空大照片
* 新聞視窗 改變,才會更好

       今天這個重要的日子,教師們幾乎全員到齊,感謝師長們的踴躍出席。首先,要恭喜諸位新生,懷著新的心情來到這個學校。今天,擬以「改變,才會更好」這個主題和諸位分享,也用這樣的內容,歡迎新生的到來。諸位準備多年,終能一償宿願,尤其,來到我們空中大學,這是一所很不一樣的大學。雖然學校教師和行政人員的人數很精簡,但是,師長們非常的努力,經由遠距教學,或者是小面授,毫無私心的為大家提供最好的學習材料與學習場域,值得大家為我們的師長喝采。在剛剛播放的學校簡介中,資深的學生會發現,有一些是和現況並不完全相同。實際上,大學本來就必須與時俱進、與時俱移,有所變、有所不變,有些地方必須改變才會更好。


       進入大學,就要瞭解大學的功能,以及大學存在的意義。大學不只是提供大家完成學位而已,大學有其傳統價值,一般說來,大學宛如知識的引擎,亦即,大學的首要功能在於生產知識,促進人類的文明。大學也是社會的燈塔,燈塔的設立,在於引領船隻的航行,大學對於社會的功能亦然。社會有很多的不好現象,若拿來大學,或略施小技,甚至,獲得不該得的利益,但是,大學不應如此,應該引領社會進步。大學也是文化的堡壘,不能隨波逐流,大學要做一個文化的堅強堡壘。然而,台灣的大學做了些什麼?長期在大學工作的人,尤其,要深刻反省。


       什麼叫學者?大家都喜歡被稱為學者,為什麼在中小學教書的人,不被稱為學者,在大學教書的人,才被稱為學者?可是,自另一方面言,學者頭銜何其沉重!再說,學者,應具備哪些能力?有時,更要有勇於犧牲奉獻的態度。我的指導教授在美國擁有一定的知名度,曾經擔任全美科教研究協會主席,他有很多的學生,來自世界其他的國家,會競相邀請他到他們的國家,做專題、演講或工作坊。他最喜歡問,你們曾經邀請哪些美籍學者呢?我告訴他,有誰曾經來過台灣,有時,他會浮現一副難以相信的表情,問:「為什麼?這樣的人在美國並非一流學者,怎能邀請他來?」我的指導教授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被稱為International Scholar (國際的學者)。所以,我們常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所謂的國際知名學者,真的必須好好看看,他到底在學界曾做些什麼?接著,我們來想想,什麼叫做「教育工作」(Educators)?能夠被稱為教育工作者,一定不是一般的老師而已,他必定對教育懷抱著高度的熱情,對學生有無比的耐性與愛心,樂於協助學生,因材施教。因不同的學生,給予不同的方法和啟發,以協助學生完成其夢想,這才夠格被稱為教育工作者。最值得我們深思的是,擁有博士學位,也在大學教書,理論上,應該可被稱為知識分子,然而,知識分子所為何事?擁有學位就是知識份子嗎?被譽為二次大戰時期,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小型雜誌,紐約黨派評論(Partisan Review)的編輯,猶太裔William Phillips(1907-2002)曾指出,知識分子具有三個特質:(一)要有獨立的心靈,(二)具有寬廣與會歸納的心靈, (三)要有開創的心靈。然而,最重要的是,要擁有批判和反省的心靈。教育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來學校?社會不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學習嗎?其實,進入學校不只是來拿文憑,學校是經由一個有系統的教學和訓練,經由老師來傳達知識、技能,還有態度同樣重要。一個老師,既是經師,更是人師,不能只有學識,更要能被學生視為學習的典範,教學工作是崇高嚴肅的,教師宜自我期許,並以學生權益為首要考量。


       空中大學到底有什麼樣的特色?它是為成人而設的大學,也就是成人教育的大學,終身學習的大學。試觀,我們的學生和一般大學的學生有何不同?粗略分析,50歲以上的學生,大概佔了四分之一,因此,不要說:「嗯,我的年紀很大了」,其實,有四分之一的學生和你差不多。30歲到50歲之間,大概佔50%,30歲以下約占四分之一。所以,我們學生的年齡層是非常平均,和社會的常態分佈很接近。很多老師,特別是兼任老師碰到我時,常說:「到空大教書,非常快樂,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學生都很認真,沒有人睡覺。」是的,哪有人會花時間、花錢來這裡睡覺?在家睡覺不是更舒服。因此,既然各位是成人學習者,我也要為各位爭取一些學習權益。我剛剛講了,什麼叫大學?什麼叫學者?什麼叫教育工作者?什麼叫知識分子?這可能對老師們壓力很大喔,老師們會說:校長,您不是要我們嚴格督促這些學生?當然是的,但是,不能只高唱嚴格,更不能扼殺學習的樂趣。成年人,大抵上,都是離開學校很久了,一聽到考試就不喜歡,所以才選擇能兼顧工作、家庭與學業的空大,這種申請免試的入學制度最適合成人來發揮,因此,教師務必要考量學生需求,進行適切的教學。


       我希望在我們學校,能慢慢地發掘不同學生的長才,除了讀書考試之外,他們還有其他更會的事情,其實,這不是我說的,這是歐盟對於成人教育的建議,要各個國家的成人教育都要這樣做,不要以考試作為給分的唯一手段,反而,可以藉由學生的學習檔案,例如:學生可以帶著他一生的經驗到這個學校來,顯現他有哪些領域的專長,他曾做了哪些事情,只要通過認定,他即可以獲得這個學科的學分,這就是多元評量的一種方式,這樣的歷程,基本上,包括四個步驟:
(一)辨識(Identification),(二)資料(Documentation),
(三)評量(Assessment),以及(四)認證(Certification)。
希望教授們能夠持續努力,以建立筆試之外的多元評量,俾所有學生能真正享受終身學習的快樂。


       有些同學,或有些朋友早知道,我來空大之前,已經有41年的教育工作經驗,其中,29年是在大學任教,包括7年國立大學校長的經驗。所以,我覺得應該再為成人教育略盡綿薄。我到這個學校擔任校長以來,始終相信,治理這個學校,必須有五個核心概念,第一就是蛻變,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約540~ 480 B.C.)曾說:改變,才是永久不變的真理,亦即,改變,才是常態。然而,變,必須有方向、有目的、有方法,往好的方向變,例如:我們的學生,以往,一進學校,並不立即選系,至少須修滿20學分才能選系,以致,有些同學遲不選系,直到快要畢業之前,才確定系別。當然,先經過選擇、思考,再決定,這樣的制度有好的一面,可是,如果有些學生一進來,就知道要讀什麼系,何樂不為?他若已經想好要讀什麼系,就讓他立即選系。所以,對於以往修滿20學分,才能選系的規定,我們做了些許的改變,容許學生一進來就可以選系。如此,更能適合每一位學生的需求。當然,所有改革措施,都是為了提升學生學習成效與滿足學生的需求。


       所以,蛻變是一個組織繼續成長的成功因素,像去年,Nokia被微軟合併,Nokia的高階主管說,他們沒有做錯什麼,可是他們輸了,這就表示自己不思改變,別人已改變的後果。其次,要改變,就是要創新,如果還是和以往一樣,和別人一樣,沒什麼創新,就變不出新的元素來。既然要變、要創新,就要多元,更要全面性的思考。有蛻變、有創新、有多元,更需要合作,否則,在改變之初,就遭逢阻力,前進不得,偏離了原本計畫的好方向,甚至,進一步退三步,有人說要改,更多的人說不必改,就沒有辦法看到改革的成效。有了上述這四個部分以後,服務才能看出品質。各位一定要相信,學校非常努力的為大家服務。由於學校人力真的很有限,然而,我常拜託同仁,學生一個月才回來一次大面授,他們經常使用的地方,諸如:影印機、衛生間,得必須準備妥當,不能讓他們發現影印機印不好用,衛生間也有異味。所以,我還是要叮嚀,務必在學生回來的前一天,把這些事情做好,把這些事,當作大事。


       長期以來,特別是在1991年得到博士學位以後,我常這樣想,翻開報紙,打開電視、電腦、手機,那麼多的消息,好的、不好的,喜歡的、不喜歡的,相信的、不相信的,作為一個大學教育工作者,應該要有怎麼樣的省思?我們應該有怎麼樣的努力?所以,我要期勉所有師長,應該抱著知識份子的理想和氣度,除了經由教學,協助成人學習者實現他們的夢想,更要在工作態度上,和同仁相互合作,這個學校一定會繼續進步,也才不辜負國家社會對我們的付託。當然,比較具體的事情是,我們明年上半年就要接受教育部委託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評鑑,針對各個學系和通識教育中心進行評鑑,在評鑑當中,我們會接受很多的檢驗,也會有許多的收穫。希望所有同學們,特別是新生,能夠快速融入這個大家庭,瞭解這個學校的整體目標,各個學系的特色,所有老師,以及我們所有的作為,讓我們可以順利通過評鑑。


       當然,評鑑不是目的,評鑑是成長的手段之一,成長,即是一種改變。同樣,諸位到學校來,就是經由學習改變自己,並使自己成長,最終,改變你的人生,豐富你的生命。

開學典禮校長致詞
開學典禮校長致詞

回電子報首頁

發行:高雄市立空中大學
校址:81249 高雄市小港區大業北路436號
發行人:張惠博
編輯:本校校刊編輯委員會
編輯人員:高義展、陳欣欣、宗靜萍、李友煌、胡以祥
執行編輯:周寶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