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Plurk Google+

一起讓空大變得更好

                                                                                                                                                                                                                            102-2學期校務會議

7.17,2014

           感謝諸位師長、學生代表,長期以來對於學校的支持,學校一直在進步之中,然而,為達到更佳的境界,某些事情必須隨時因應各界的需求進行調整,所以,我們常必須改變原有的想法和做法,致偶而讓大家覺得不熟悉,這是必然的。一個團體一定要持續進步,個人也是一樣,例如:高爾夫球好手曾雅妮小姐,前幾年她的成績非常好,但是,近一、二年,她的表現就不如以往,是她退步了嗎?是她不行了嗎?正確的說,應是別人進步幅度較大,相較於別人,她的進步幅度較小,就顯得她的成績退步了。大學的治理也一樣,必須持續進步,以免落後。

           市立空大17年來,有一定的成就,但是,在我就任之後,即強調以下三個面向:促進教師專業成長、提升教學品質以及注重學生學習成效,其他的並非不重要,乃是整體校務績效,皆可由從三方面突顯出來。質言之,教師在教學、研究、服務一定要能夠樹立聲望,並在論文研究與教學方面,逐漸成長,教學品質更要做到最好,學生的學習成效才能明顯提升。整體而言,唯有優質的師資,才能規劃卓越的課程,進行品質保證的教學,滿足學生的需求。此外,學生來源是多元的,無法用單一的方法進行教學,也沒有絕對單一標準的評量,教師不必彼此質疑評分之寬鬆。評量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妥善運用多元評量,必能有效評測學生的學習與能力,正如運動員在競技場,彼此較量與觀摩,必可客觀的評出高下。同樣的,在有系統的課程規劃下,學生的各項知能,應能與其所修的課程逐步增長。如果能夠有這樣的共識,師生的互動必然較為正常和諧,學校也一定榮景可期。

           本(102)學年,第一、二學期的招生人數皆創下歷史新高,但我們並不以此為滿足,我們必須擴大招生,然而,招生不一定要大張旗鼓,大做行銷廣告。舉例來說,台大需要做太多招生的事嗎?在南台灣的成人教育,我們並沒有太多競爭的對象,我們期許作為成人教育中的台大,有何不可?若然,民眾就會期待我們開拓更多的課程,期待趕快開課。當然,我們也不是癡人說夢,只要更細緻、更合作,我們必有更亮麗的成果。我很充分理解同仁在招生事務的努力,可是,如果我們真的能夠用心做到最好,讓民眾來這裡,備覺溫馨,很能享受活到老、學到老的樂趣,那麼,學生就會主動登記入學,何須我們到處尋尋覓覓,四處找學生呢?例如:暑假也可以開大面授的課程,甚至,設法招收新生,以方便學生入學。想想,學生自動熱烈來登記、註冊、求學的畫面,不是很美嗎?

            6月25日,本校行政會議的報告事項中,發現國立空大,對於學生在社區大學的成績,某種程度是可以採認的。這些年來,高雄市的社區大學對我們空大是有些看法的,主要的原因是,我們上課的某些屬性,和社大很相近,然而,社區大學不能授予大學畢業證書,我們卻可授予畢業證書,這也是我們的特色與優勢。其次,社大們迭次反映,我們一所學校一年就能獲市政府約七仟萬元的經費,他們每一學校,卻只有幾百萬元。為了突顯市立空大的教育功能,我在6月24日的市政會議中說明,本校長期以來,即提供65歲以上資深市民學習的機會,這也是回應在同一會議中,教育局有關擬利用中小學閒置空間,創辦樂齡大學的規劃。另外,這幾年來,國內各大學的經營,漸有提高自籌比例的趨勢,以往,受補助的比例皆高於自籌比例,近幾年,已呈翻轉態勢。因此,市政府補助本校的經費,必然逐年下降,我們必須努力自籌經費,才能滿足各方面的需求與支出。所以,大家要體認空大的經營是存在著莫大的挑戰與危機。然而,民主社會就是如此,民主社會很重要的一個特性就是公平,而社會公平最重要的指標就是資源分配,且資源分配必須對應到政府的政策,換言之,政策或施政皆必須符合人民的需求。

           社區大學的目標是什麼?空大的目標是什麼?請大家理解這個區別。具體地的說,空大除保有大學的風貌外,亦可以設法融入社大的內涵以利更多民眾進修,然而,在我們的課程之中,有評量,也有成績,學生只要修完規定的128學分,就能獲頒畢業證書。為了規範學生必須出席上課,長期下來,本校存在著扣考制度,其意涵就是倘任一學生在某一科目於一學期內的到課次數,未達應出席的一半,則該一科目,就應予扣考,學期成績即以零分計。因此,學生的出席記錄,就非常的關鍵。實際上,學生出席的狀況,應回歸授課教師的權限,較符教育的本質。所幸,近幾年來,有若干指標性的大學皆已取消扣考制度,代之以扣分的處理,這些精進的作法,確值得參酌。

          本校是成人教育的大學,多數的課程皆以遠距教學進行,倘學生能經由電子化的媒介獲得學習,是否必須出席面授,應還有討論空間,何況,為數不少學生,受到工作勤務的羈絆,無法在週休二日時返校面授,對於這樣的學生即處予扣考,似有未妥。學習本是快樂的事情,若要規範,也須要符合比例原則,四次大面授不出席,即否定學生一切的努力而處予零分,似不相宜。國外大學的成績考評,甚至有「incomplete」制度,亦即,在學期之中,若學生因故不能完成修課,可向教授要求延後完成。準此,倘有學生未能出席修課,應可以替代的學習方式予以補足。進一步而言,倘教師上課,能做到宛如精彩的演講會、演奏會、展覽或是快樂餐會,能飽足智慧與心靈的需求,拓展學生的視野,學生應能踴躍出席或自我學習。基本上,大面授應是彌補遠距教學的不足,或是提供給須要個別輔導的學生,這樣,方較符合成人學習的意涵。為了實踐終身學習的理念,我們必須研擬更符應現況需求與有利學校發展的制度,這是我們必須集思廣益的重要課題。

  
  
* 相關連結:
* 附加檔案:

高雄市立空中大學網站 版權所有 © 2013 建議瀏覽解析度 1024 x 768 ,並符合IE與Firefox瀏覽
地址:81249 高雄市小港區大業北路436號 (交通位置圖) / 電話:(07)801-2008  (校內分機) 
資料更新日期:2018-07-17 / 累計拜訪人次:0074555
我的E政府_另開新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