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大小:

Plurk Google+

台灣教育改革與其願景

張惠博

元.31, 2016

前言

        2016,台灣有新的政治風貌。在過去約70年當中,除了2000-2008年之間,是由民進黨執政之外,其餘皆由國民黨執政,且已然形塑了某種政治文化,對於教育的發展,影響亦至為深遠,尤其,常只注重形式,缺乏內涵,強調一致,缺乏特性方面,最須改變。

        僅以美國教育的若干管見,其教學較強調創意、個人化以及實作,以致,不同學生之間,較能保有個己的潛能與個性,乃至於未來的發展。相對的,台灣的教育,普遍較重視團體的一致性,個人的特質易被忽視,更因長期依賴筆試評量,以致學生習於背誦或解題,較少利用創意動手做,少有能以個案研究或作品來呈現學習成果,當然,美國教育也不是什麼都好,尤其,他們的師資素質差異性大,整體師資素質有待提升。令人振奮的,台灣教育,尤其,也常見若干教師樂於以創新的教學策略進行教學,更常引起教師同儕的肯定。惟,絕大多數尚未能改變對於教學的想法及做法,以致,多數的學生,在學習過程中,仍難充分享受的學趣。尤其,在實施12年國教之後,相關的入學制度以及課程、教學、評量、輔導、生涯發展等措施,尚未見有新的樣貌。整體而言,我們的教育,確實很多亟需再精進。

        元月24日參加了一項名為「報告,我的小學老師崩壞了」的座談。初看這題目,以為是要控訴老師有多壞,其實,不然。擔任引言的二位小學老師,一位是訴說他如何將性別平等、核四議題,落實於課室教學之中,另一位是如何將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諸如:大埔事件、課綱制定等,融入教學內容中,當然,這樣有別於傳統的教學,很有可能引起來自社會、家長,以致於同儕的壓力,但是,這二位具反省批判的小學教師成功的進行了他們想要的教學,他們深信,在教育過程中,已播下了會思考、具批判力的種子了。

一、 我的教育歷程與專業經歷

        小時候,隨著哥哥進入小學,一、二年級時,經常分不清楚作業或測驗,老師發下油印的卷子就寫,收回去改完,發下來,有分數的,就是月考或期考。對我而言,就是天天上學,卻也經常拿獎狀回家。每當老師交代:「你明天要穿鞋子」,我就知道,又要上台領獎了。我深知老師,她很喜歡我在大眾面前,非常體面,只是,幼年的我,不太這麼想。其實,我一生從沒這麼想過,長大之後,更認為外貌係得自父母,外表打扮,固符合禮儀,卻無法影響一個人的內在或內涵。

        小學三年級時,遇到一位很好的女老師,上課第一天,下課後,她就留下我和另一位女同學,老師手拉著我沒有好好放進褲耳的皮帶說:「你是我們班上最能念書的孩子!」,聽了之後,甚為高興,因這是第一次,有老師這麼明白告訴我,也給我一個學習目標。其次,對自己不用心於穿著,也有些歹勢,畢竟,不能太過份。

        果然,三、四年級時,上課非常用心,總以為老師是專講給我聽的,她教什麼,我就學什麼,從無閃失,每次考試,皆和這位女同學在拚一、二名,也算沒有辜負老師的慧眼。此外,老師對我非常好,她看見我中午吃冷便當,每當她也帶便當時,她就叫我去學校附近的市場,買魚丸湯或肉羹,然後,她會充滿愛心的分一半給我。由於這樣的互動,有一次,和老師一起佈置教室時,竟不經意稱老師為「媽媽」,她一聽,要我再叫一遍,我說:「老師」,她說:「不是,你剛剛叫我什麼?」,我才意會,原來我稱「老師」為「媽媽」。這件往事,後來也成為我們師生間一生中的趣事,這也說明了「如師如母」的美好關係,雖然老師已不在人世,仍經常憶起老師無限的愛。

        小學五、六年級,頂著升學的壓力,級任老師也賣力的教學,我的內心也知道,一定要考上省立嘉中,方符教師和父母的期望,其實,家父對我的課業,並沒有特別要求,因為,他是日治時代嘉農畢業的,對他而言,讀書從來就不是難事,我也瞭解,幼年生活清苦,才是他沉重的負擔。可是,我永遠記得,當小學四年級快結束,放暑假之前,在調查五年級是否要編入升學班或就業班時,家父竟問我:「你要念升學班嗎?」,心想:「怎會這樣問呢?」,後來,才知道,家父是要我自己作決定,若決定要念書,就得努力用功。「做一個負責任的學習者」是很重要的教育理論,許多教育工作者也難以做到,可是,家父卻早早給我機會教育了。

        小學五年級時,曾做了一件自認有「正義感」,也是難忘的事。那時,為了升學,經常考試,不是國語,就是算術,每次考完試,就是體罰,常見老師拿著藤條大力的對考不好的學生,打手心或屁股,那是一段很不愉快的歲月。我還好,只是偶而被打,但我的同學,經常被打,痛得大哭,俠義之心,油然而生。遂在老師短暫外出時,拿起很銳利的刀,將藤條攔腰切一半,但外表仍看不出已經被切半了,並安放在黑板的粉筆槽中,俟老師返校拿起藤條要打學生時,才發現其打人工具已遭毒手了。老師說:「你們敢這樣做,我要再找一隻切不斷的!」,心想:「不會是鐵條吧?」。這件事,不知是老師不想追究或早知是我做的,也就沒有下文。直到高中一年級暑假,舉行小學同學會時,看到級任老師也來參加,很想告訴老師:「是我做的!」,可是,看著老師的微笑,他大概早已忘記,那猴囡仔所做的「壞事」了。

        初、高中時期,歷經青少年、青年的階段,充滿著青春、幻想與挑戰,雖然,功課煩忙,在彼時封閉的年代,仍經常利用週末,去嘉義市美國新聞處,看看「新聞天地」雜誌,或自行閱讀文星叢刊,也算是接受體制內教育之餘,自行尋覓體制外的概念元素。

        大學階段,念了物理系,這是抽象思考比重很高的領域,每天充斥著數理運算,真是佩服歷代科學家之創見,能留下這些劃時代的學理,供後人不斷的鑽研。然而,念物理的目的,旨在成為物理老師,所以,在擔任物理教師多年之後,獲得二次出國進修的機會,分別得到碩士、博士學位,再歷經中學、專科及大學的教學,厚實了對教育的視野,這也是我一生最愛的事,能在教育領域中,做多方面的實踐與反思,進而建立起個人的教育理論,並將前述的理論,落實於長期的教學、校務治理與社會關懷之中。1980年第一次出國,正是美麗島事件後不久,許多民主志士被捕坐牢,1987年第二次出國,在1989年,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由於二次出國求學,皆獨自前往,人生地不熟,心境好比坐學術牢,更暗許,這樣的辛苦求學,是希望能在教育方面,多所歷練,未來能多做一些事。比起牢獄之災,求學之苦,實在不算什麼。

        基於10.5年中學教師,1.5年農專,以及32年多大學任教的經驗,尤其7年,二任國立大學校長,以及3年餘的高雄市立空中大學治校經驗,對於教育內涵與行政的體認,亦益臻完全,深深體會「教育就是愛的實踐與文化傳承」,這樣的信念,根植於內心,並加以具體實踐,從不因任何境遇而改變,也持續在教育之路勇往邁進。

二、 常見的教育問題

        教育的問題,並非台灣獨有,巴西學者費爾利即曾深刻的批判。他在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受壓迫者教育學》一書中,比較了囤積式教育,俗稱填鴨式教育(Banking Education)與提問式教育(Problem-Posing Education)的差異,費爾利指出傳統教育具有下列特徵(Freire, 2000) :

(一)      老師教導,而學生被教導。

(二)      老師知道所有的事,學生什麼都不知道。

(三)      老師主動思考,學生被動思考。

(四)      老師說,學生溫順地傾聽。

(五)      老師定規範,學生被規範。

(六)      老師作選擇,並增強其選擇,學生順從。

(七)      老師教學,學生則經由教師的行動,產生了對於行動的幻象。

(八)      老師選擇課程內容,學生並沒有被詢問就去適應它。

(九)      老師混淆其知識的權威與他本身的專業權威,使得他與學生的自由相違背。

(十)      老師是學習過程的主體,而學生只是客體。

        在囤積式教育中,學生是被視為被動、溫順的客體,只能乖乖地接受教師所講的一切東西,教師的教學就好像在銀行中存錢一樣,在學生身上堆積知識,期待日後有一天存款能自動生息,這些知識也能夠自動增加。實際上,這種教育無法培養學生主動、批判思考的能力,甚至會摧殘學生的創造力,使得學生在面對現實壓迫時,常會不假思索地為壓迫者獻上自己的服務,解決之道,就是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這也是當代教育理論所強調的學習者為中心的自主、主動的學習。

        根據2015年台灣駐紐約辦事處教育組的報導資料「美學者對美國教育問題的十大省思」,足以相當程度顯現美國教育的若干現象,詳如下述。然而,美國的教育行政體制,教育權力在各州,各州之間,應存在差異。

(一)      家長未能充分負起教養需求之責任:學生的教學及教養歷程不可能完全在教室裡發生,如果家長未能在學校外的時間肩負起教養的責任,學生依舊可能在學習表現上落後,特別是社經背景等條件較為不足的學生。

(二)      學校退場機制功能不彰:關掉學校不一定對整體教育產生必然的影響,特別是在教育資源相較短缺的今日,資源整併或許能提高整體教育績效並達成教育目標。

(三)      學校過於擁擠:依照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NCES)的資料顯示,全美有14%以上的學校呈現過度擁擠的現象,而這樣的現象可能造成教師無法充分照護班上的每個學生,以及學生落後的學習成就表現。

(四)      科技進展造成學生學習的落差:當學生習於使用數位載具進行學習,課堂上的專注程度就可能受到相當影響,也可能造成學生同儕間的知識落差,而間接影響教師教學安排的難易。

(五)      資優教育缺乏多樣性:當資優教育缺乏多樣性與創新的同時,資優教育計畫(Talented and Gifted Program, TGA Program)就可能呈現僵化狀態,無法充分符應教育資優學生的需求。

(六)      教育投入及資源短缺:即便過去數年美國經濟情勢稍微好轉,但依據美國預算與政策優先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 CBPP)的資料顯示,依舊有34州的教育預算呈現下降趨勢。

(七)      過時的教學及課堂經營方法:當現今的學生大多習於數位載具的學習方式,教師在課堂的教學卻常常侷限於傳統的課程教學,或無法給予有系統且全面的教學歷程。

(八)      教學缺乏創新:當今的美國教師的教學文化亟待翻轉,否則將無法符應當前時代的需求。尤其對多元族群學生需求的敏覺、遠距教學的應用及呼籲等,都需要教師具備與時俱進的開放思維才能真正實現。

(九)      輟學率高:美國學生的輟學率在不同族裔的學生呈現不同的趨勢,但都與犯罪率及入獄率呈現高度相關性。如何正視學生輟學率的問題,並建立積極的追蹤補救機制,對於不同群體的學生都相當重要。

(十)      大學就學的性別比例落差(College-Gender Gap):當今的教育系統中常鼓勵女性就讀科學、科技、電機及數學 (STEM)等科系,顯見男女性對於選擇大學就讀科系及未來就業領域依舊存在顯著差異。

        對比上述存在於美國教育的缺失,台灣的各級教育,應也有類似的問題,所以,提供所有學生,得到最適切的教育,是永無止境的追求。

三、 台灣教育改革之路

        1987年7月14日解嚴,由於解嚴之前,教育事務,長期屬於中央集權,以致,解嚴之後,教育民主化的路程,起初走得並不順暢,若干現象列述如後:

(一)      社會大眾對於教育,有較多的機會表達意見,然而,公眾意見多紛歧,難做有效的彙整,致令各種看法並存,無助於教育事務的推動。

(二)      尚未建立起人民和政府合宜的互動關係,也未能有合適的途徑匯流,任令理想與現實相互拉扯,徒然耗費時間與心力。

(三)      在推動教育改革時,常必須先建立法源,然而,不幸地,有關教育的相關法令,常因訂定之初,未能預見未來,甚且,在法案討論過程中,即被批判得體無完膚,遍體鱗傷,等到法案通過,已難獲得全民信任,實施成效難如預期。

(四)      政治力或強烈的對立意識,不利於建立新的教育風貌,經常過度誇大優點或缺點,致無法為教育革新,提供助力。

(五)      媒體對於教育議題的報導,常受限於一方之見,未能整體看待教育問題,難以有效解決問題。

(六)      教師習於傳統思維,抗拒新的教材、教法,甚或教育的價值觀。

        教育常被認為迂腐、落伍、不思創新,不過,20幾年來,台灣的教育,有一些變革。解嚴後,教育上的二件事,尤值一談。一為1994年,民間成立四一O教改聯盟,另一就是當時的政府,為了回應民間的強大呼聲,1994年9月21日,正式成立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在1994~1996之間運作,然後,發表了總諮議報告書,提出教育改革8大重點優先項目,訂有:

(一)      修訂教育法令與檢討教育行政體制。

(二)      改革中小學教育。

(三)      普及幼兒教育與發展身心障礙教育。

(四)      促進技職教育的多元化與精緻化。

(五)      改革高等教育。

(六)      實施多元入學方案。

(七)      推動民間興學。

(八)      建立終身學習社會。

        此後數年間,凝聚社會各界、立法委員、行政部門的努力與共識,獲得若干具體的進展,其中,最大的成就莫過於訂定了教育基本法,共有17條,並於1999年6月23日公布,謹摘錄其中之第1、2、3、4、6、12、15等7條,以供本文後續之討論。

 

 

項次

條文

第1條

為保障人民學習及受教育之權利,確立教育基本方針,健全教育體制,特制定本法。

第2條

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

教育之目的以培養人民健全人格、民主素養、法治觀念、人文涵養、強健體魄及思考、判斷與創造能力,並促進其對基本人權之尊重、生態環境之保護及對不同國家、族群、性別、宗教、文化之瞭解與關懷,使其成為具有國家意識與國際視野之現代化國民。

為實現前項教育目的,國家、教育機構、教師、父母應負協助之責任。

第3條

教育之實施,應本有教無類、因材施教之原則,以人文精神及科學方法,尊重人性價值,致力開發個人潛能,培養群性,協助個人追求自我實現。

第4條

人民無分性別、年齡、能力、地域、族群、宗教信仰、政治理念、社經地位及其他條件,接受教育之機會一律平等。對於原住民、身心障礙者及其他弱勢族群之教育,應考慮其自主性及特殊性,依法令予以特別保障,並扶助其發展。

第6條

教育應本中立原則。學校不得為特定政治團體或宗教信仰從事宣傳,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及學校亦不得強迫學校行政人員、教師及學生參加任何政治團體或宗教活動。

第12條

國家應建立現代化之教育制度,力求學校及各類教育機構之普及,並應注重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及社會教育之結合與平衡發展,推動終身教育,以滿足國民及社會需要。

第15條

教師專業自主權及學生學習權遭受學校或主管教育行政機關不當或違法之侵害時,政府應依法令提供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有效及公平救濟之管道。

 

 

        上述條文內容,彰顯:

(一)   保障人民的學習權。

(二)   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

(三)   必須貫徹「有教無類,因材施教」之原則。

(四)   人民受教育機會一律平等,重視原住民、身心障礙者及其他弱勢族群之教育。

(五)   教育更應本中立原則,不受政治團體與宗教信仰的影響。

(六)   關注學校、家庭與社會教育之全面發展,並推動終身教育,以滿足國民及社會需要。

(七)   確保教師專業自主權及學生學習權。

        整體而言,教育基本法具有下述6項重要意涵:

(一)      教育的核心理念是學習權。

(二)      教育決定民主化。

(三)      教育方式多元化。

(四)      教育權力分權化。

(五)      教育作為中立化。

(六)      教育發展社區化。

        雖然,教育基本法看似完美,可是,對於台灣的教育,是否已有改革的功效,證之於近期的政治、經濟、社會現況,恐怕仍難以樂觀。換言之,「徒法不足以自行」,未來,宜投入更多心力於實際作為,方足以貫徹教育基本法的內容與意涵。

        質言之,教育的對象是人,而且,是要成為有用的人,這要如何培養呢?得要從教材與教法做起,亦即,必須思考下述三個核心問題:教什麼?如何教?誰來教?常見一些教育改革措施,僅憑個己之見,有時,甚至是權力凌駕於專業之上。更不幸的是,無法有條理、有系統的包容不同信念、不同價值,以引導出正確的教育大道,卻僅在技術層面上打轉,例如:近期翻轉教室的推動,常只是形式的滿足,未能符應學生潛能與個別差異的需求。尤其,未能倡導多元價值,以及學習能力和解決問題能力的培養,致學生缺乏長期奮鬥的目標,轉而追求短暫的勝利或成功。所以,在形塑台灣教育願景時,必須先考慮下列要素:

(一)      教育的對象是人,人即目的,不是工具。

(二)      人民應具備那些素養?那些能力?

(三)      教育的二個基本概念:

(1)      個別差異。

(2)      每一個人都有他學不會的事情,有所長,必有所短。

四、 台灣教育的問題與再生

        對關心教育的人而言,聽聞層出不窮的教育問題,總是憂心忡忡,然而,教育出現問題,正是教育的本質與常態,謹就2015年下半年媒體報導的若干事例,綜要討論如後。

(一)      建立良好的校園民主

2015年10月3日,台中女中升旗時,突然哨音響起,一群學生衝到司令台前脫下制服裙子,露出穿在裡面的運動短褲,以爭取能夠「穿運動短褲進出校門」。學生更抗議說,十年前,即有爭取穿運動短褲進出校園的呼聲,學校卻總以各種理由,不同意學生的請求。惟,近日學校已同意學生所請,此事獲得圓滿結果,顯現學生爭取獨立自主的成熟表現。

(二)      培養年輕人自主判斷的能力

2015年10月7日,有某女中校長在朝會的發言內容,引起學生不滿,學生遂在臉書貼文指校長公開歧視高職生,網路上罵聲不斷。校長說,高職生,都玩3年,你們和他們不一樣,不要跟他們一起玩。校長事後解釋說,因幾天以前,有高職生騎機車載女中學生參加校外活動,發生嚴重車禍。他自認用心良苦,提醒學生注意安全,但他也坦言,舉例不當,絕無歧視的意思。實際上,人生無處不學習,高中、職生,只是學制不同,受教育內容不同,但其成長與未來可能的發展,皆應同樣重視,學校應提供年輕學生自主、判斷的空間,無須以成人的觀點強加在學生身上,甚且,那樣的說話內容,絕大多數人易於產生「歧視高職生」的聯想。

(三)      賦予教育永恆的價值

2015年11月20日,台北市建中校長在與學生代表的座談會中,回應學生有關制服的問題時,他自比是國小畢業生,並舉例指出「相較於建中畢業再考進台清交等名校畢業的人,跟(我)只有國小畢業的無業遊民,雙方的學識有所差距,卻都是一人一票,這是不公平的」,因此,他更認為「不該全然採納學生的意見,這項決定(是否能將運動服也當作校服)需要專業的判斷,但我很願意傾聽學生聲音」,前述發言引發爭議,並經學生刊物報導。對此,校長出面說明表示,他的說法旨在還原當年民主進化的歷史背景,不意引發前述爭議。但也有人認為建中校長的表述過度強調高學歷的價值。其實,參加座談會的建中學生,對於民主或憲法的瞭解,很有水準,更擅長說理,也能維持禮貌,頗值讚賞。

尊重、關懷應是身教重於言教,一昧老調或不思改變,恐不易為年輕學生所接受。總之,要改變教育,教育工作者必先改變。用時下流行的語句,教師要先顛覆、崩壞、自我改造,才能有效教導新的一代,同時,欲培育年輕人成為未來的領袖人才,更是當前中、大學校園所應特別關注的課題。

(四)      課綱的制定,必須更廣泛的參與和更嚴謹的過程

課綱是學校用以規範教師實施上課內容,也是教科書出版業者用來編輯學生用書的依據,必然會影響學測、基測的考試內容。尤其,對於語文、歷史、地理等因不同意識或立場所引起的爭議內容,更是大眾注目的焦點。以美國科學教學有關生命起源的二個對立論點:(1)生命是來自神所創造的創造論,或(2)達爾文的進化論為例,其處理方式,可供參考。有一次,在田納西參訪時,閱報得悉,當地法院判決指出,凡是theory,皆屬尚未定論的說法,因此,在科學教學時,不能獨尊於某一說法,以免造成教師、學生甚或和家長的對立或衝突。這種課程規劃,容納不同見解的作法,實值參考。

(五)      建置與現實世界相連結的教育環境

長期以來,咱們花了許多心思企圖改善教育環境,然而,仍未見有好的成果,尤其,在教育正義、資源分配上,更存在嚴重的問題,諸如:中低所得家庭子女就讀國立大學的比例,遠遠低於私立大學或技職院校,有數據顯示,在台大、清華、交大、成大等傳統名校中,弱勢生佔全校學生人數比例都不到1%。當然,不公平、不正義的問題並非僅存在於教育,但是,對於偏鄉弱勢的學童,教育部門應予以特別的重視,例如:幼小學童的陪伴、課業輔導與家庭查訪,應皆更加落實,才有可能翻轉其不利的環境。有次在美國的學術研討會大會演講中,聽見一位美籍黑人教授大聲疾呼:「大家皆戮力於改善教學,然而,您有否想過,您班上的小朋友,他們當中有人是餓著肚子來上學的!」

其次,目前國中升高中或高中升大學的入學制度,重視志工服務或才藝,固有其美意,但因較有利於中上階層的家庭,不利於某些家庭的子女,形成所謂的相對剝奪感,所以,應刪除這些項目的比分,以維護基本人權與求學的公平,也才不違背教育基本法的意涵。

此外,學生在學校應學些什麼?如何學?才能契合其興趣與性向,並厚植其一生,皆用得到的能力,亟須學校、教育工作者以及各行各業的人員,同心協力,以建置最適切的教育內容。

當前,最為大家所關切且必須儘速予以解決的問題,綜列10點如下:

(1)   常見藉由學者組成各項委員會,以處理當前重要的教育議題,然而,輒因未能包含異質性的組織成員,即使進行公聽會,也常因未能兼容並蓄,以及未能堅持教育理想與願景,其決議或結論,遂難切合時代與大眾的需求。

(2)   十二年國教與大學入學方式執行偏差,家長、教師與學生不滿意的程度相當高。

(3)   落實中小學教師教學自主權,鼓勵自我評鑑,並建立有利於教師專業成長的機制,以強化教師自身的教學責任。

(4)   發揚原住民教育,並作為學校教育的特色內容。常見原住民朋友在運動、音樂等各項技能的傑出表現,甚且,其先天喜愛動手作的習慣,皆是教育體系中,至為難得的天分與能力,值得進一步研究與推廣;日漸消失的原住民語言或文化,更須戮力保存。

(5)   落實對於新住民兩代的教育與輔導。根據統計,台灣每8對新人中即有1對為跨國婚姻,對象最多為中國籍,依序為越南、印尼、泰國、菲律賓籍等之新娘,總數近50萬人,其中,新住民子女國中小人數超過21萬人,所以,經由教育,加強兩代新住民,在語言、在地文化、生活的學習,乃至於經濟力的培養,皆是關懷新住民的真實課題。

(6)   為統合資源,提升高等教育素質,應儘速整併同一區域內的國立大學,並改變目前大學校園重視理工、輕人文學術生態,各大學尤應建立自己的特色,以免浪費資源。對於私立大學,必須進行有效引領與管理,對於有發展潛力與認真經營的大學,尤應給予必要的支持。建立正向競爭的環境,超越現行僅側重吸引中國、東南亞學生,必須面向國際,進行學術、教育合作,提升大學水準,才是大學永續發展與人才培育的關鍵作為。

(7)   現行大學校長遴選制度,第一階段,仍多採校園普選,針對各候選人行使同意權,女性候選人很難獲得過半的同意,遂無法進入第二階段,更沒機會當選校長。一人一票的普選設計,對女性學者極為不利,這應是女性從高等教育行政管理階層消失的主要原因。

(8)   重視工作取向的課程。我國高等教育,長期傾向於大學自主,各校之間缺少交流與討論,甚且,高等教育的經營,又流於表面的學術研究,較少關注職業取向的課程,甚且,各學系亦過於僵化,僅授予學位,未能多開授學程或認證、檢定的學程,致學用之間產生落差。

(9)   強化國際視野與能力。高等教育常僅墨守領域的規範,未能注重學生跨界的互通與學習,甚且,一般學生缺乏外語的能力,或是缺乏信心,致,對於世界潮流較少認識或瞭解,也減少向外拓展的機會。

(10)  在行政體系中,教育部長是教育的領航者、擘畫者,好的教育部長,就是成功的一半,甚且,教育部長要能把握教育本質與價值,更要有改革勇氣,要先處理12年國教和相關議題,以及導正大學入學方式偏差。然後,再處理各大學過度崇尚功利主義,競相爭取經費,捨花大錢即無法辦學,極度缺乏想像力與創造力的培養,也未能提供與現實世界相結合的教育,更喪失了大學的人文精神,亟應立即回歸大學的傳統價值與符應未來時代的需求。哈佛大學校訓:「以柏拉圖為友,以亞里斯多德為友,更要以真理為友」,頗值深思。

五、 韓國的教育願景

        引自台灣立報(2010)的報導,韓國對於教育,有如下的作法,值得參考。韓國教育改革委員會是直接對總統負責的諮詢機構,該機構在2007年8月公佈了《未來教育:遠景與戰略—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韓國教育發展遠景規劃,規劃從4個方面描繪韓國教育的未來。

        學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能夠滿足多樣化及個性化的教育需求;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顯著提高,達到世界一流水準;終身教育的長足發展促進人力資源的有效利用;通過教育實現社會融合與均衡發展。

        韓國描繪的未來教育願景向民眾傳遞著這樣的資訊:為每一位學習者量身打造適合其自身發展的教育培訓計畫不再是夢想。「人人都學、時時能學、處處可學」的學習型社會,也將為韓國的未來發展,源源不斷地注入新的營養和活力。

        綜看前述韓國對於教育的投入,並證之於近期韓國在各方面實力的展現,與其教育成果,應有高度的相關。

六、 同心協力打造優質教育環境

        看了韓國對於建立學習型社會的努力,不免讚嘆韓國人的用心,另一方面,也不無感嘆。其實,在1996年,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所提教育改革的重點優先項目之第8項,即為「建立終身學習社會」,然而,將近20年,咱們的終身學習社會,究竟像什麼呢?若只有說法,沒有作法,就難免讓人「徒有口號」之譏與憾了。此外,如何培養人的素養與能力,絕不是僅依賴課本與傳統的教法所能獲致,例如:思維的習慣(Habits of Mind),包括:科學態度(Scientific Attitude),思考技能(Thinking Skills),高階思考(Higher-Order Thinking Skills),數量推理(Quantitative Reasoning),數字感(Number Sense),估計技能(Estimation Skills),計算機與電腦技能(Calculator and Computer Skills),解決問題技能(Problem-Solving Skills),作決定技能(Decision-Making Skills)等九項能力,皆須經由合適的教材、活動(動手作、實作、專題等)以及相關的學習環境,才能有深刻的學習,即使是講述課,也必須能引起學生自行探索的延伸學習,以激發其潛能。

        教育的成功因素,絕不止一端,除了全民的意志、政策的擬訂、政府的支持,更須營造良好的教學環境,提供教師能有不斷進修的機會,例如:雖擬培養國際視野的現代化國民,卻從未見有效的鼓勵教師出國參訪,相對於國內大學,對於年輕學生出國,常有補助,然而,對於在職教師的出國,卻吝於鼓勵,若授課教師欠缺身臨其境的國際經驗,對於有關國際化的教學,恐較難以進行第一手見聞的經驗分享。其實,中小學教師在寒暑假期,經常組團出國,倘能鼓勵其在出國時,能順道參訪國外學校單位、文教設施等,對於教師的國際視野與相關教學,必能獲得更多的助益,我國駐外單位對於國外教育機構的安排,亦可提供必要的協助。此外,當前教育環境,常增加教師在教學之外的繁重負擔,嚴重影響教師的專業成長,亟須回歸教師以教學與學生輔導為要務,並建立有利於教師發揮其專業知識與教學熱情的機制,不能僅以實施教師評鑑為已足。

        教育須要創新,須要換個腦袋想想。教師的教學,更必須宛如火柴、打火機的效果,點燃學習者的熱情,並在有限的時間內,經由適切的教學策略與行動,將不完全的個體,協助其趨於完全,以造就對生命有熱情、對社會有責任,和有生產力的國民。

七、 教育,看見台灣未來

        「法則從西方來,光明從東方來」,吾人相信,台灣教育,必有其別人所不及的地方。然而,教育必須以人為本,更須以台灣為主體,符應未來社會與全球趨勢,並經由具體的實踐,由根本做起,以祛除不實、表面的教育,重塑台灣價值,提升全民的國家認同與國家意識,俾能認識和熱愛國家,成為國家和世界的好公民,這也是實現台灣教育願景的最佳途徑。

 

 

參考文獻

1.    李震英(2010)。五個國家的2020年教育暢想系列四:韓國 學習型社會的全景呈現-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502

2.    駐紐約辦事處教育組(2015)。美學者對美國教育問題的十大省思 。
http://epaper.edu.tw/mobile/windows.aspx?windows_sn=17379

    3.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1993). Benchmarks for science literacy, New York: Oxford.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受壓迫者教育學》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受壓迫者教育學》
  
* 相關連結:
* 附加檔案:

高雄市立空中大學網站 版權所有 © 2013 建議瀏覽解析度 1024 x 768 ,並符合IE與Firefox瀏覽
地址:81249 高雄市小港區大業北路436號 (交通位置圖) / 電話:(07)801-2008  (校內分機) 
資料更新日期:2018-05-25 / 累計拜訪人次:0071535
我的E政府_另開新視窗